原ID: USammyBoy, aka. USB/UnhappySammyBoy/NS4Dan
懒懒懒懒懒
不会再发任何原创照片了,但不会容忍对曾发过的图片、进行未经允许的转载与使用
并杜绝一切商业用途
子博:
各类同人文和脑洞→@这号专门开脑洞写文
特拉普和PSG相关→@KevinTrapp不合格迷妹

想问一下首页还没退休的亲友们,

你们退休后都会做什么呢?

我的话大概会在家研究奥林匹克数学,然后教我的后代们……

另外会写点科学小品文之类的(机油说其实我可以现在就写起来

 

(另一个)应数教授:parents always have that one favorite child, and they suffer from this partiality too.

两秒后:but fortunately I only have one child.

 

按照汉语的习惯去看日语,有时真的是很困惑呀。

比方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困惑,织田信长,信长到底是什么职位啦……

还有我很长一段时间以为源义经是一本书之类的,后来发现是个武士的名字。

还有“相谈无料”不是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而是指免费热线。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拿日语当汉字用,也挺讨厌的,比如“私以为”之类的……

 

最近被卖了玻海(玻尔 x 海森堡)的安利,也太虐了吧……

 
2018/11/1    

以前只知道跟着课本瞎念叨,现在才开始理解过去某些特定年代的青年们的理想,理解为什么有些父母辈的人会怀念大学的时光。

放在其他事上也是同理,伟大的词汇渐渐向我褪去了被滥用而产生的空洞,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读书读傻了,年纪越来越大,想法却越来越简单。

 

话说我们学校盖了新的食堂,老食堂就把厨房锁起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自习室。😂

然后还规定如果在里边学习的时候睡觉就是违反校规。😂

这都是什么迷幻的操作啊。

 

前几天生病了,虽然是虚惊一场,但身心都非常疲惫,今年这边又冷得特别早,风衣还没穿几天、就得换厚外套了。

这几天又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把自己这辈子经历过的一些大事都说了出来,忽然觉得我这人忘性真是大,明明21年(?)里已经经历过这么多事,再次碰到困难了却还是像第一次碰到一样脆弱。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这话是骗人的,但只想好好活着的念头是真的。

最近忙着申请学校和项目,前途未卜的季节啊。

前几周去听演唱会,和一个男生面基。很优秀的同学,我们同级,但是他前途已定了。

他呢,非常像某个在上海和我住在同一个镇上的某位同学呢,就像性转版的一...

 
2018/10/14    

温柔的话谁都会说啊。

但是关心背后真心与否还是感觉得到的吧…

希望大家珍惜真正关心你的人,也希望大家能够有可以真心关心的对象。

 

虽然他们身为父母是不完美的,虽然他们也开始老了,但我还是觉得我爸妈很棒了。

老实说我爸妈和他们的父母关系都是极其差的,家里四位老人对我也不好,所以即使我生活在一个和父母关系融洽的环境里、我依然非常理解世界上会有“和原生家庭关系糟糕”的事情。

但是我爸妈没有重蹈覆辙,没有和家里的老人们一样,把他们少时的不幸与苦闷遗传给我。虽然我也经历过太多不开心的事,但至少来自父母这边的始终是支持与理解,我觉得已经很幸福了,他们已经给了我最好的了。

 
2018/9/20    

某球员的事件本身就是因为zz目的而引发的,甚至zj和种族在这件事里都是幌子。

足球永远都是没有硝烟的战争,美丽足球不过是某些理想主义者的一厢情愿,主队的胜利与失败也只是我们小老百姓茶余饭后的寄托,体育永远都是和zz沾边的:为什么06年可以是夏天的童话?因为德国人终于有理由可以肆无忌惮地唱着“德意志高于世间万物”了;为什么克罗地亚足协的马米奇到现在都弄不倒?为什么克罗地亚拿下世界杯亚军后、“塞尔维亚族”这个词反而时常在球队采访中被提到?

那些操着饭圈德行、大嚷着“请拿你们的高见去折磨别人,我们对zz不感兴趣”的小朋友们,这话等着哪天这位球员对土鸡而言不再有利用价值了再说吧,呵呵。

 

© NS4D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