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ID: USammyBoy, aka. USB/UnhappySammyBoy/NS4Dan
懒懒懒懒懒
不会再发任何原创照片了,但不会容忍对曾发过的图片、进行未经允许的转载与使用
并杜绝一切商业用途
子博:
各类同人文和脑洞→@这号专门开脑洞写文
特拉普和PSG相关→@KevinTrapp不合格迷妹

一些迷幻而奇怪的东西

不知道是因为LOFTER的bug,还是我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词被屏蔽了,我之前发布后,对一个标点符号不满意,就重新编辑改过,等我再次提交后,整篇文章都没有了,只剩一个标题。而我当时是直接打在LOFTER上、而非在草稿箱里写好再放上来,所以我现在想通过记忆来重新复述一下我刚才说的东西。下面是我回忆的删节版,删掉了我认为可能触犯雷区的内容。


最近虽然忽忙忽闲的,可总得来说事情还是很多,而且都是迫在眉睫的事。但越是这样,我就越想摸鱼、越想享受,会去看、去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觉得现世太可怕,我就常常自己开各种各样的脑洞。而最近几年的脑洞里,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主人公穿梭于现世与虚幻之间,试图寄托于虚幻,但最终不得不回归现实。


去年动手术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暗自希望麻醉师不要那么优秀,也许我能体验一下,以前许多病人提到过的黑色隧道,或是黑白沙漠。然而他很优秀,我一下子睡去,又一下子醒来。这当然是好事,也许我不该着迷于虚幻,而是关注存在着病痛的现实。


我觉得通过药物来搅和自己的神经与脑容量是非常残忍的事,也是我不愿意尝试、并在此倡导大家不要做的事。于是我曾借助梦境,似乎很成功,我在梦境中有过很多神奇的体验。不过最近一年容易累,睡觉都是躺下,然后一夜过去,醒来,能让我记得我曾做过梦的次数寥寥无几。也许这才是理想状态吧。


我也曾试着冥想过。有一次我在我手指疼时冥想,我在想,我在一个美丽的海滩边的悬崖上,就像Broadchurch里那样。那是一个雨过天晴的日子,大部分的云已被驱走,阳光晒在黑色的雨衣上,却不觉得很热;脚下有草,下层的草,因为阴雨而粘成一块,上层的草,因为阳光而干燥柔软;那些颜色变深的沙子在阳光下开始慢慢变浅,靠近海的沙滩上,海草胡乱地堆成一排,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咸味……


我的意识和我的疼痛在那时已经分离了,我所在的世界里,时间不再决定生死,而是和我们三维世界里的某一维度一样,依然重要,却也无足轻重。我站在悬崖上,天边飘着一块东西,那是我的手指疼,而它,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这种分离的感觉持续了几秒,很快那块东西又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住了我。


我不知道我所做的算不算冥想,但我知道这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我得非常专注。于是我在想,我是真的进入了那个世界呢,还是因为专注而暂时忘却了疼痛呢。


我也曾探索过各种教,但我不想依附于什么团体;我也考虑过这算什么信仰(对,记住,教和信仰永远是两样不同的东西),我知道我是一个有信念的人,假如信念与信仰是同义词,那我觉得我对虚幻的痴迷,不至于需要信仰来解决。


我常常和自己,以及他人,强调现实的重要性,可我是出于对虚幻痴迷而产生的愧疚与自责,还是我确实在乎现实呢?


评论(5)
热度(3)

© NS4D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