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ID: USammyBoy, aka. USB/UnhappySammyBoy/NS4Dan
懒懒懒懒懒
不会再发任何原创照片了,但不会容忍对曾发过的图片、进行未经允许的转载与使用
并杜绝一切商业用途
子博:
各类同人文和脑洞→@这号专门开脑洞写文
特拉普和PSG相关→@KevinTrapp不合格迷妹

两个关于“有钱真好”的故事

在这样的日子里让我想起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我有个学社会学的同学,犹太富商家的二女儿,她有个中学同学,是沙特移民。她在与别人辩论宗教问题时,有人说,你连头巾都不敢摘下来,还有什么好辩护的呢。

她顿时觉得很矛盾,于是给回沙特出差的爸爸发消息,问自己能不能摘下来。

她爸爸说,我们既然选择移民到了美帝,而美帝又是一个男女平等的世俗国家,那我们也要入乡随俗,其实我一直觉得,只要你心中有主,戴不戴都无所谓。

于是她在fb上向好友们提问,于是以我同学为首的好友们,纷纷说“不要摘不要摘,戴着是为了express your identity”。

最后她还是没有摘。

我的那个同学,本科一毕业,就空降南方某大城市的大型ren权组织管理层开始工作,貌似年底要调去DC工作了。


第二件事,是关于我来美帝第一年的室友,也是我最要好的美帝朋友。她是我们这个充满了对STEM的痴迷、以及对未来的焦虑的技工(?)学校里、我见过的活得最洒脱的人。她是她养父母在潮州领养来的,她妹妹是在贵州领养的,她跟她养母姓(她养母是ABC,所以一开始我不知道她是领养的),她妹妹和她养父姓。

她养母是他们那个州最好的脑外科医生,她养父以前也是医生,之后开始当ren权律师,这两年加入了乔治克鲁尼老婆的团队,帮库尔德人起诉伊夫圣罗兰国。

关于库尔德人,我十分敬佩战斗在一线的战士,以及倾尽全力逃脱的女俘。不过前两天英国那些事儿这个博主发过一个姑娘在伦敦被荣誉谋杀的事,所以不会把有些事想得太好,另外,他们这两年也很渴求独立,所以背后的那些事,我不做评论。

脑外科医生+ren权律师的家庭,收入和资产可想而知。

我们有时会讨论一些zz问题,有次提到antifa,她说antifa也是在诉求和平,只是被惹急了会有暴力行动而已(这话听得多耳熟)。

大选后我们这里附近有几次非常大型的游行,在downtown,我问她你去吗,她说不去,万一被打砸的误伤了怎么办。


有时我觉得她挺自私的,但和她当朋友又很开心,所以我觉得有时我也挺自私的。




这两个故事告诉我们的道理是,有些人陪你玩,是因为他们有退路,或者游戏就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所以不管你怎么玩,不一定会输,但肯定赢不了。

评论(5)
热度(7)

© NS4Dan | Powered by LOFTER